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腾讯房产嘉兴站2017-09-11 17:56

唯一的喧嚣是清晨的鸟鸣

古人渲染静谧的诗句骈文有很多,但最高境界,却是以有声衬无声。

比如王籍的《入若耶溪》:“蝉噪林逾静, 鸟鸣山更幽”,比如王维的《鸟鸣涧》:“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,再比如李白的《春日醉起言志》:“觉来盼庭前,一鸟花间鸣”⋯⋯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这是一种悠远的境界。万籁俱寂时,风声、鸟鸣、虫噪、泉涌……种种凝聚天地、日月精华的声音,可以冲破沉寂,直击人心。

在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,你也能怀揣古人的情怀生活:这儿唯一的喧嚣,是林间的鸟鸣,除此之外,几乎听闻不到外面的嘈杂。环保部门检测,园内昼间噪音,符合国家一类声环境标准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与湖山间的精灵为邻

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园区,藏身于太璞山、大观山、小观山、鸽宝山和冷山等3000亩群山的环绕之中,拥有山峦谷地、湖泊溪流、湿地、丛林灌木四大生态环境类型,是一片原生态的山水。

园林部门统计,在此栖息着的鸟类,一共有200多种,比西溪湿地(112种)要多上将近一倍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园区鸟类实拍合集

鸟类对栖息的环境有着严苛的要求。

香格里拉小区每立方米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高达29000余个,PM2.5含量仅为西溪湿地的一半;而园区的前身是大观山农场,土壤有机质含量超过20%,从未遭受过工业化污染。小区里流淌着的所有水源,指标都达到了国家一类地表水标准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园区实景

此外,1300余亩园区内,还密布着8000多棵胸径超过20厘米的原生大树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园区实景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鸟儿们也有自己的野性。

很多在此栖息着的鸟兽,在接近原生态的山林里跳跃玩耍,有湖畔茶树上的黄腰柳莺,也有山泉野溪边的棕头鸦雀;有窗前欢叫的绿翅短脚鹎,也有展翅低飞的布谷鸟⋯⋯可等到一走出小区的大门,就再难见到它们的身影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花鸟鱼虫、湖山风月,在良渚世界文明深处,它们依然以一种原始姿态,和谐共生。

这些鸟儿

在城市里已经很难见到了

事实上,在这儿栖息着的鸟儿们,很多在城市里已经难觅踪影了。

在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园区里被拍到行踪的鸟类,有将近50种。对比之下,有以下几种,被列入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——

红脚苦恶鸟:一般成对活动。性机警、羞怯,善于步行、奔跑及涉水,多在黄昏活动,出现于植物茂密处或水边草丛中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红脚苦恶鸟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领雀嘴鹎:经常出现在溪边沟谷及庭院中,成群活动,鸣声悦耳。已列入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领雀嘴鹎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北红尾鸲:栖息于山地森林、灌丛地带,常见于人居点的树丛和花园。性胆怯,但通过“滴滴滴”的叫声,较容易被发现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北红尾鸲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黄腹山雀:小型留鸟,群居,栖息在海拔2000米以下的山林中。分布区域狭窄,种群数量稀少,属稀有鸟类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黄腹山雀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红胁蓝尾鸲:小型候鸟,多在林下灌丛、道旁和溪边活动和觅食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红胁蓝尾鸲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棕头鸦雀:性活泼而大胆,不甚怕人,常在灌木或小树枝叶间攀缘跳跃。

新湖·香格里拉:在世界文明深处 聆听天籁

▲棕头鸦雀,摄于杭州新湖·香格里拉

世间万物,皆有灵性。珍爱身边的精灵们吧,它们的啼鸣,只有在自然中听到,才最真实、最动听。

>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