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房换车 不换枕边人

羊城晚报徐俊霞2017-11-14 07:57

口述:恒远 整理:徐俊霞(本文人名均为化名)

我和美玉是大学同学,我学营销,她学文秘,毕业那年正好赶上高校并轨,一时间各大院校纷纷把大学生推向社会双向选择。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,在城市里没有背景没有靠山,为了降低在城市的生活成本,我们决定将钱包合在一起,同时决定将床也合在一起。

1 住在6平方的地下室

为了节省交通成本,在城市的繁华地段,我们租下一间不足六平方米的半地下室。屋子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,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,美玉捡回一个房东不要的废纸箱子,做了一块漂亮的桌布搭在上面,放在床尾当饭桌。她的确是个能把普通日子过成一朵花的女子,总是带给我很多惊喜!

不久,美玉怀孕了,经常挺着个大肚子在不足六平方米的空间里操持家务。我在一家公司做瓷砖销售,天天往各家工地上跑,每天回家都是一身灰一身土的。晚上休息的时候,环顾简陋的房子,我总是满怀歉意:“对不起,亲爱的,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。”美玉总是笑笑:“不委屈,别多想!”

怎么会不委屈呢?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吃了上顿没下顿,一分钱恨不能掰成八瓣用。日子最艰难的时候,美玉手里攥着五元钱不知道该怎么分配,离我发薪水的日子还有一周呢,这五元钱怎么能支撑七天!除了去菜市场买菜,美玉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鸽子笼似的小屋里,地下室冬冷夏热,她腰疼的毛病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病根。

2 儿子出生了

儿子出生后,我带美玉去寻找新的出租屋。看房那天,她的眼前一亮,我看得出她打心眼里喜欢这间房子。房子坐北朝南,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单间,墙壁雪白,阳光充足,而且是在三楼,顶楼,可以晾衣服、晒被子,儿子可以在楼板上玩耍。比起那个鸽子窝,我们都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。

房子是不错,却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能力。房东问我们意见的时候,美玉劝我:“我们还是别太奢侈,应该先节省一点,等以后有条件了再过好日子。”我凝望着她的眼睛说:“我要给你和儿子一个像样的家,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应该是好日子。”美玉扑在我的怀里,眼泪簌簌而下。

我从邻居家借来一辆脚蹬三轮车,和美玉一起像燕子筑窝一样,一点一滴的往家衔东西。在七月流火的季节里,我们一前一后拖着笨重的行李,走在已经不知往返了多少回的马路上。就在这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,美玉带大了儿子,又送儿子上了托儿所。我的业务开展得越来越顺,美玉也走出家门,到一家公司做了医药代表。

3 接来父母同住

我是父母唯一的儿子,两个姐姐早已经出嫁。儿子上幼儿园中班的时候,我和美玉商量把老父老母从老家接过来一起生活,美玉没有一丝犹豫地答应了,第二天就找中介租好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。

房子依旧是家徒四壁,除了房东留下的两张床,就是我们日积月累的家当。“穷家值万贯”,每一次搬家,美玉都舍不得扔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。我总是劝她:“扔了吧,房子小,没处搁!”她总是说:“没关系,我会码得整整齐齐,不给你添堵。”这些年,美玉的手越练越巧,再小的房间都能布置得井井有条,再多的物件都能各归其位。

空闲的时候,我和美玉手牵手去旧货市场上淘来了一张粉红的地毯、一张小小的茶几、一台结实的电视机……家总算是一点点置办起来。

随之而来的生活便像一团麻似的紧密交织在一起,我们的日子依旧水深火热。儿子正在长身体,吃的喝的要先紧着孩子,老人上了年纪,吃饱穿暖也是第一位。好几年时间里,美玉舍不得给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。公司里的女同事发了薪水就去商场消费,她发了薪水总是先去银行,交纳家里的水、电、天然气等开销,然后买一斤五花肉给儿子和老人改善生活!

4 终于决定买房

那夜,美玉和我商量:“我们买一套房子吧,给老人和孩子一个家,不能让他们跟着我们四处漂泊。”我抱住她,深情地说:“对不起,这些年让你受苦了!”她抿着嘴笑:“不苦,有你在,甜着呢!”

新房落定在老城和新城交界的地方。虽然位置有些偏远,但空气好,风景好,还有一班直达市区的公交车!周末的时候,我们领着老人和孩子去看了无数次。儿子雀跃着选好了自己的房间,爸妈也计划着怎么布置自己的房间。我和美玉把老人和孩子的欢喜看在眼里,禁不住相视而笑。

时间一晃,儿子都上一年级了,我在这座城市已经打拼出了一片天下。我自己成立了一家医药公司,生意越做越顺。我建议美玉辞职,做些自己喜欢的事。美玉狡黠地一笑:“好啊,好啊,我最想做全职太太了。”

谁曾想生性闲不住的美玉竟然无师自通地炒起了房子,小户型用来出租,门面房用来买卖。那几年,她善于持家理财的天分在炒房上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在生意场上浸泡久了,就会厌倦那些声色犬马的日子。看着朋友圈中开始流行起“换房、换车、换老婆”,我始终对此无动于衷。有狐朋狗友劝我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累,要适时地“放松”一下。我不置可否,没有人能够理解我和美玉相依为命的情感!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”,只要经济条件允许,房子车子可以随时随地换,而从青丝到白发,与我们同呼吸共命运的枕边人却只有一个。

不出几年的工夫,我们就把那套郊区的老三居卖掉,换了一套市中心的花园洋房。美玉喜欢花花草草,我一直想送她一个露台,这下她的小花园有了,我也有了独立的书房,家里甚至预备了一间客房,方便老家的亲戚朋友借住。

在这个三观颠覆的时代,我和美玉的爱情也许是老式爱情,该被人说“OUT了”。但我们依然坚守着。房子对相爱的人而言,只是一个家的承载物,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,住在谁的房子里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爱的和爱我的人都在那里。

>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